梦想永在,踏歌长行
 

杳杳被我越写越虐……竟然只有ts部分是甜的……

查看全文

去台控的小伙伴可以去领啦!

KAME☆:

對不起我要三點才能到[淚]我背橙色痛色,褲子有兩個愛心形狀的洞洞,橙色頭巾,黑色t shirt
地點還是蛋裡伯朗咖啡旁邊,全家對面

查看全文

不知道今天你会在哪里过生日呢?身边又有谁呢?

生日快乐呀,すばる。

2004-2018,也总算走过来了啊。

我想你了,你快些回来吧。

你们要继续加油呀!

查看全文

就,想清楚了,每天不是只做瑜伽这么简单。或许还要加上适量的慢跑。
年纪渐渐大起来就愈觉得对最基本的日常好好规划好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挺好的。
以后我可能还会去尝试一下拳击?
都说不准呢。
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就很棒了。
已经12点了。

那就明天凌晨五点再见吧。

晚安。

昨天盐老师说我不像个黑担。太扎心了。

但是我也无法说服自己把昴昴的头像换下来。

查看全文

【横雏/TS】杳杳

OOC,OOC,介意慎入

欢迎评论,希望能跟大家说说话。这章没有横雏。依旧慢热。

平成的最后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还来不及相逢就要面对告别。无论如何,我这文还是会按照以前设定好的继续下去。

唯望他们都能真心快乐。

前文都或多或少有了修改,不嫌烦的可以再回顾一次。感激不尽。



05

横山财团要正式进军演艺界的消息突然在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

不仅新建了影院,还投资了一部大制作映画,一众豪华卡司,而身为一个出道才3年的爱豆,涉谷昴竟在这么多实力派老戏骨中竟得了个戏份不算少的角色。一时间各种闲言碎语与各大新闻媒体的报道交杂在一起,令这部剧还未开拍就已赚足噱头。

泷泽刚走到乐屋门口就听见屋里传出摔东西的声音。

算是泷泽意料以内的反应所以他并无太大反应便伸手推门而入,乐屋内的情况跟他想的差不多,涉谷把一切能摔的都摔了,地面上一片狼藉,涉谷听见动静扭头看见是他又愤愤转过头去,伸手抓起包就要走,泷泽却不慌不忙地跟在他后面,一直走到车库里涉谷才终于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没好气地:“不要跟着我!”

泷泽这时倒笑起来:“我是你的马内甲,你去哪我自然要跟着去哪的。”

泷泽跟个没事人的态度让涉谷感觉自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一样,火气立刻便泄了大半。涉谷盯着他看了两眼后只能无奈跺脚转身继续朝前走了。

“开车!”

泷泽为他开了车门:“去哪?”

窝在副驾驶位上的当红偶像涉谷先生气呼呼地掏出了手机打开了联络簿翻出了一个联系方式。

“去找横山裕!”

正在院子里给小千喂猫粮的丸山隆平突然接到了电话,当他看清来电显示上的人名后立刻兴冲冲地接通了电话。

“Su~ba~ru~”

“横山裕在不在?!”

“欸!”丸山还是第一次听涉谷叫横山全名,他觉得有些新奇:“Subaru,你竟然叫了横山先生全名欸!不过他在家呀!先生今天没出去,也没人拜访,Subaru你是要过来找我们玩吗?”

“玩个头!”涉谷留下意味不明的一句话后就挂断了电话,丸山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忙音满脸疑惑。

“怎么了?”

横山裕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丸山身边,低头看见在他身边正四脚朝天躺在阳光下的小千不由捞起来抱在了怀里。

“你都快变成小猪了。”他握着小猫的前爪,嘴边噙着笑:“你这么胖,要是再见到他,会不认识你的。”

小千盯着他“喵”了一声,凑过去轻轻咬了咬他的手掌。横山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声痛,又抬手为小千顺起毛来。

“骗你的,小傻瓜。”横山裕望着庭院,寒风瑟瑟,大约今年初雪也快要落了。

“他这么喜欢你,怎么会忘呢?”

 

“先生。”

丸山在一旁跟横山说了涉谷昴刚刚打电话过来的事情,横山想起今早报纸上的内容了然笑道:“是兴师问罪来了。”

“欸?!”丸山十分讶异:“先生怎么知道的?刚刚Subaru的语气的确非常恶劣呢!”

横山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抱起小千起身就往屋里走。

横山住的是带院子的三层小洋房,不过他素来怕生又喜静,于是仆人也不算多,这么多年来来去去,到如今还在的大多都是与丸山隆平一样跟在横山身边十多年的人。今天天气将将好,空气中带着丝丝凉意,但所幸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暖乎乎的。丸山就坐在玄关处看着仆人在庭院里忙碌,发起呆来。

“羊羹和年轮蛋糕还不赶快去准备好,”横山的声音从屋里传来:“多去准备些甜食到时好让Subaru消消气啊。”

“啊!好的!”

 

泷泽跟横山也算得上是十年的老相识了,但却是在几个月前也就是正式接到自己要带涉谷昴消息的那一天,他才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经济巨头,所以就算认识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是泷泽第一次才来到横山的本宅。

涉谷对这里的熟悉程度让泷泽说不惊讶都是假的,一走出车库就熟门熟路地往二楼走。泷泽跟在他身后,看着涉谷没有半点犹豫就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如同回到自己家里一般熟稔,他心里却无由来地想起了很多人都说过的一句话——

涉谷昴是被横山先生包养的。

“Yoko!”

涉谷看着那坐在地上优哉游哉打游戏的白皮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走过去一把夺了横山手上的游戏主机就往沙发上扔。

“谁又惹你生气了?”

“……”

横山抬眼看着涉谷气鼓鼓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说话。”

“无话可说。”

横山知道他在故意赌气,又瞥了眼站在门口的泷泽,向他点点头。与传闻中孤僻冷漠不爱与人打交道的性格截然不同的是横山没有半点架子,彼此年龄又相仿,泷泽便对这位自己真正意义上的“老板”没多大诚惶诚恐的情绪在,只向前鞠了一个浅浅的躬。气氛倒也随和自然。

“泷泽先生也来了,快进来坐吧。”横山起身站在沙发旁让泷泽进来,又开口说道:“你们稍等,丸子特地准备了点心,泷泽先生等会请务必要尝一下。”

听到甜品瞬间双眼发光的涉谷心里头本就没剩多少的怒气值现在更是直线下降,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又中了横山裕的圈套。

“Yoko你不能每次都这么打发我!”最爱甜食的当红偶像涉谷先生忙往嘴里塞了一口羊羹完全没有威胁力地恐吓起横山。

“有什么关系呢?”横山眯起眼笑得像个狐狸:“管用就行。”

“泷泽先生呢?还算合您口味吗?”

“非常美味,”泷泽看着眼前这位自己仅仅只见过两面的年轻老板:“横山先生请不要这么见外,以后叫我takki就好。”

“好的,takki,那么可以请你和Subaru一样叫我Yoko可以吗?”

“当然,Yoko,今天的点心十分美味,感谢你的款待。”

“哪里哪里,是我还要拜托你多多照顾Subaru。”

“Yoko。”

横山扭过头去看,发现涉谷昴一脸正色地看着自己。

“Yoko,你对我说过梦想是很重要的,我手上还有很多很多音乐企划和想法,我不想这个时候……”

“你不想接那个映画是吗?”

“不是,Yoko我只是想专心……”

“Subaru。”横山裕也难得严肃起来:“我是对你说过梦想是很重要的。但是你现在这点小小成就其实不过都是我帮你用钱砸出来的。你是有才华,但世界上有才华的多了去了。你觉得你自身足够好了吗?足够耀眼了吗?”

“我……”

“我还是头一回见一个别人将大好资源捧在面前却主动说不要的人。”横山裕面上还挂着笑,但他眼里早无半点笑意:“我让你有机会去接触圈内更多更优秀的人,让你自己去尝试更多的可能,你不来谢我,还倒想过来兴师问罪了?”

“那你怎么不听听外面说得有多难听呢?!”

泷泽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涉谷昴,心想原来平时面上乐呵呵说着不去理的人,终究还是会在意的。

流言蜚语多伤人心,其实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横山随着涉谷的动作仰起头看着他,向他伸出手来。

“Subaru,真正强者是躲不过这些的,因为他们没办法在舞台上击败你,就只能通过这种肮脏的手段宣泄他们心中的怨愤。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好了,既然躲不过就更应该把自己展现出来,告诉他们你自身已经足够好,我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我一直相信你的,Subaru。”


查看全文

时至今日,ts在我心中其实已算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圆满了。

查看全文

以我径寸心,从君千里外

查看全文

我累了,再见。

查看全文

【横雏】杳杳

OOC,OOC,介意慎入

欢迎评论,希望能跟大家说说话。

依旧TS出没


04.

在那场热闹聚会散场过后的夜里,村上信五做了场梦。

梦里他置身于一个春光晴好的地方,周围是山川溪流,花草树木。村上信五沿着脚下的石子小径向前走,他环顾四周默默感慨,不愧是梦境,现实生活里就是没有一个如此让人舒心的地方。

前面隐隐传来瀑布的声音,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看见一座精致庭院渐渐出现在自己眼前。

偏偏此时四周却起了雾。

雾来得快,等村上信五来到院前弥漫不散的浓雾已将院内景色都包裹起来,竟是什么都看不真切,恰似影影绰绰,他只隐约瞧见有一个人立在院中。

他始终看不清那人面容,却在心底萦绕着一种非常怀念的感觉。

“kimi。”

屋里不知是谁唤了一声,村上便看见院内的人慢慢转身向屋里走去。村上信五看着那人渐远的背影有些着急,但就在自己刚想踏入那小院的瞬间便从梦里醒了过来。

酝酿已久的暴雨终于在半夜倾盆而下,村上信五躺在床上听着雨水砸在墙面上的声音,在寂寞无聊的凌晨四点半里,他觉得自己异常的口干舌燥,于是揉着自己那还是一片混沌的脑袋,眯着眼在一片昏黑的室内慢慢地摸到厨房里去。

是脚底突然传来冰冷潮湿的触感让他猛地清醒过来,低头一看原来是厨房的窗户没有关好,雨水飘进屋里,落在地面形成一个小小的水滩。他听见耳边有风雨交加的声音。

扭头望去,有狂风,有暴雨,还有一道接一道仿似能将天际撕裂的电闪与雷鸣。

村上信五蓦地回想起前不久的聚会,他不太懂,在那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聚会里,偌大的会场里有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自己却偏偏一眼就看到了他。

甚至都来不及想出个所以然便走到他面前,但也不是要搭话什么的,只是抬头看着他站在自己面前便觉得非常心满意足了。

村上又想起他说他叫横山裕……

“横山……横山……”

村上默默念叨着这个姓氏,他想起经常从别人嘴里与涉谷一起出现的横山社长又与脑海里此时浮现出来横山裕那张年轻英俊的脸一一联系起来。说不定就是那位大财阀的亲人?

这么年轻,大概是那位横山社长的小辈?

难怪一副贵公子的好模样。

哪像自己,村上看着自己那因为长期出外景而变得十分健康的肤色悄悄地叹了口气:“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呐。”

 

一夜的暴雨却恰到好处在日出的时候停了,清晨的空气带着雨后初晴的泥土味,涉谷昴很喜欢,他推开窗户深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

泷泽一打开涉谷家的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这人像只小猫一样皱起鼻子,眯起眼一脸享受地呼吸着。他就站在玄关处看着涉谷昴那满脸纯粹的愉悦,就像个孩子一样,有一种天真无邪的感觉。

涉谷昴这时才发现家里进了人,一转身便看见泷泽站在门口,嘴角还噙着笑温柔地看着自己。一阵穿堂风刮来,他靠在窗前,任凭风打在自己脸上带起了一抹浅浅的红晕。

“你……你怎么会有我家钥匙?!”  

“横山先生给我的。”泷泽说完就低头笑了起来。涉谷昴觉得自己仿佛被看透一般有些恼,嘴硬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泷泽抬起头看向涉谷的双眼:“怎么脸上就完全藏不住事呢?”

——就像个孩子一样。

这句话他没说出来,但转念一想这人也就上个月才刚过完23岁生日,那这样算来,也的确是个还未长大的孩子。

“Yoko干嘛给我家的钥匙给你?!”

泷泽摇摇头,从西服内侧掏出手账本翻看涉谷今天的行程,涉谷昴看他完全无视自己便要抓起车匙出门,却没想到被泷泽一把抓住了手腕。

“今天上午9点有三家杂志专访,现在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Yoko!”

“我的涉谷小祖宗,”泷泽取下他手里的车匙:“横山先生很忙的,而且他特地安排我来带你,难道你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因为我红啊!”

泷泽看着被自己押在怀里动弹不得还在嘴硬的小猫感觉心情大好。

“唱了两首畅销曲就算红了是吗?小祖宗,横山先生就是让我过来当你全职保姆的明白吗?”

“而且……”

“只要你听我话,我会让你更红的。”


查看全文

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成长成听到罗曼史不会再动容的大人呢?

查看全文

如果,我说的是如果。
如果我将他那长长的十多年时光慢慢再看一遍。
靠着这些就算是放到现在也依旧是绚烂夺目的回忆来度日,等到回忆终了的那天,他是不是就会回来。

查看全文
© 花家七童 | Powered by LOFTER